Neet型午玖✨

画自己喜欢的东西。

恰好

给我看!!!


关三儿:

衍生向




(少爷大哥x庶子弟弟)








1




少年躲在回廊后的柱子后边目不转睛的注视西装笔挺的青年,目光掠过美艳的女伴时带着一丝嫉妒 。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偷窥哥哥了。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并不属于他这个庶出的儿子,他羡慕的却不是兄长得到的赞扬和地位,而是更加隐秘的东西。




 




他近乎贪婪的用眼神描绘兄长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手指的形状,甚至冰冷双眸的形状。




 




真奇怪。少年摸着自己莫名火热的心口,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兄长眼中永远含着冰雪,却只需一瞥便能让他浑身沸腾。




 




尽管他知道自己风光霁月的兄长永远不可能施舍给他一个眼神。




 




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凉,少年听到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打个哆嗦猛的蹲下身子蜷缩在花丛之后,庆幸自己瘦削矮小的体型也不是一无是处。




 




少年僵硬地屏住呼吸,看到视线里对方西裤在面前停住,能闻到不断传来浅淡的木质香气。




 




随后听到什么东西落在身边的声音。




 




少年还是一动不动,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有些入迷,浑然不知青年低着头凝视他颈侧冻得青白的血管,眼中少有地翻涌起情绪。




 




回过神来的时候,心心念念的兄长已经离开,脚边是一个手帕,里面是犹带温度的点心,看起来就是从酒会上挑拣出来的。




 




吃完两个点心垫垫肚子,少年发觉都说自己喜欢的口味,不由得叹气,劝说自己清醒一些,只是巧合。




 




哥哥......怎么可能会注意到我呢。少年苦涩的揉揉眼,小心的收好手帕,站起来往回走去偏房。




 




与此同时,青年握着酒杯被女伴轻唤回神。




“大少爷,想什么呢?”女伴捂着嘴凑近,故意挺起丰满的胸脯,眼中是掩饰不住的痴迷。




“一只麻雀。”青年皱眉,一贯的冰冷和不近人情,退了一步明示厌恶。




 




“傻麻雀。”青年在心中补充。




 




2




 




这一对兄弟的相认再狗血不过。




 




那是一年秋天,少年的娘恨男人不肯给她名分,带着私生子断了联系,女人为了生计做起了皮肉生意,还被引诱着抽了大烟。少年早早学会在街上乞讨,深知饿到皮包骨头也不会有人在意自己。




 




女人在精神不错的时候经常逼着他认字读书,锻炼礼仪,经常絮叨他总有一日能用得上。




 




一语成谶。




 




那一天五六岁的孩子脸上照旧脏兮兮的,沿路顶着雨奶声奶气的请求路人施舍点吃的。




 




也不知看见了什么,他猛地冲过马路,要去抢夺,可惜迎面而来一辆黄包车,车夫躲闪不及,撞在一起。




 




成年男性是没什么大事,把小乞丐撞的不轻,腿上破了一大块皮,血流了满腿。 




 




小乞丐跟不知道疼一样,爬起来还和车夫老老实实道歉,跑过马路要去和别的乞丐抢一个完整的馒头。








车上半大的少年冷眼看着孩子脸上慢慢被冲刷下去的污垢,本来掏出两个大洋的手放回口袋里,叫住惨不忍睹的小乞丐。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少年俯视着小乞丐的眉眼,越看越觉得熟悉。




 




小乞丐抠抠手上的馒头屑,盯着面前雪一样冰冷又好看的大哥哥有些害怕,但还是老老实实报上了女人的姓名。




 




少年听到令他厌恶又满意的那个名字,把小乞丐带上了黄包车。




 




“跟我回去,你有房子住。”一句话就压灭了小乞丐惶恐的反抗。




 




小乞丐转头悄悄看大哥哥的侧脸,微翘的睫毛和线条分明的下颌,牢牢刻在小乞丐的心里。




 




这一住就是十年,让少年成长为青年,当年的小乞丐也逐渐展开,眉目中有了兄长的影子。




 




也让兄长成为他心中既神圣又罪恶的神魔。








3




 




少年躺在昏暗的房间里,将手帕蒙在脸上深深呼吸着。




 




点心的甜香和兄长身上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少年的身体有些蠢蠢欲动。




  




室内灰尘慢慢漂浮,少年喘息着呜咽,黄昏的日光被窗棱分割成几束,投射在年轻光裸的躯体上。少年满足的吐出浊气,伸手抹去身上细密的汗珠。




 




“少爷......。”少年轻声呢喃。




 




比起“哥哥”这个称呼,他更喜欢“少爷”,一是总觉得自己和对方有着云泥之别,二是这种尊敬疏离的称呼在不堪的自渎中有一种兴奋感。




 




少年从来都将自己放的很低。 




 




仆人的敲门声唤回少年的思绪:“二少爷,吃饭了。”




 




少年整理了一下汗湿的衣服,故作镇静地打开门。面对仆人随意的态度泰然自若,接过盘子发现除了日常冰冷的糙米白菜之外还有一碗泛着热气的酒酿元宵。




 




“这是?”少年有些疑惑。




 




“大少爷吩咐的。”仆人说完转身就走,一秒也不愿在院子里多待。




 




少年低头看着甜白瓷碗,傻笑了两声关门进屋,只端起来酒酿小口的啜着。




 




心里如同沁满了蜜,那天晚上少年做了美梦,梦见兄长坐在钢琴前为他弹了一首曲子。




 







  




少年每日必做的事就是打扫二楼的琴房,这是他求管事的求来的差事。




 




这是他每天能光明正大和兄长共处一室的时间。却不知道这件事早就被青年知道,并且默许。




 




少年经常清晨就溜进屋子,偷偷翻书架上的琴谱和教程,自己学会了认谱。




 




他从来不敢碰那架钢琴,生怕被听到了会受到惩罚。




 




只有在早上大少爷来练琴的时候他会随着节拍默背,偶尔赶上灵感喷涌,自己弹一段旋律,少年便会忘记时间,盯着兄长的手指上下翻飞。




 




青年仿佛感受得到少年的视线,在看过来的时候会稍稍放慢速度,让对方听得清楚。




 




少年在每日听完之后会偷偷写一张条子放在琴布的中间,青年弹完琴掀下帘子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关于今日琴声中的情绪:




 




“沉闷”




 




“愤怒”




 




“不耐”




 




“无甚情绪 冷漠”








“轻松”




 




青年第一次发现时惊异于少年的敏锐,默许对方这种近乎卑微的小小交流。




 




纸条会被青年拿走。少年万万想不到他的兄长会把自己幼稚的笔迹夹在书中保管妥帖。




 




沉默的交流每日都在进行,虽然眼中的冷漠并没有消去,少年却察觉到兄长超乎寻常的包容。




 




冷静,少年告诫自己,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5




 




少年咬着手指,趴在桌子上涂涂写写,第二日便是兄长的生辰,他还在冥思苦想曲子的旋律。




 




他这个庶子并没有什么资格去人前祝福,也无人在意,只是自己想要给暗恋数年的人一份心意。




  




嘴里小声哼唱,少年满意的拎起纸张吹干上面的墨迹。旋律很简单,词也填的很直白,却平生出一股子缠绵缱绻的味道。




 




“沿着眉眼求解救,挥发无声的焦灼。




救救我,别奚落。”




  




少年完全倾注了自己对兄长的倾慕,自己却无知无觉。




 




起什么名字好呢.....少年推开窗看着外边,正好一只麻雀衔着一朵花落在树梢,歪头注视着自己。




 




一切的时机都很巧妙。




 




下一秒,麻雀飞上窗框,跳了几下落在少年手边。








少年突然笑起来,低头在空白的开头郑重地写上两个字:恰好。




 




第二日的傍晚,大少爷的生日宴按时举行,一楼人声鼎沸,恭维赞美之词滔滔不绝。乐队演奏的舞曲不停变换,偶尔会传来几声大笑。




  




少年默默换上自己最干净的象牙白褂子,拿着琴谱溜上二楼的琴房。




 




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冲动,少年想要弹一次自己的曲子给最重要的人。




 




尽管他不可能听到。




 




少年磕磕绊绊的按着琴键,慢慢弹完一首,却没有停下,循环了许多遍,直到乐声变得流畅自然。




 




他沉浸在音乐中无法自拔,一楼的青年则动了动耳朵,道一声失陪毫不犹疑的转身上楼。




 




皮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慢慢清晰,已经是到了门口,少年躲闪不及,情急之下钻到书柜下方的隔断里,和几个摆件窝在一起,慌乱的关上柜门。




 




青年推门而入,碰了一下犹带余温的琴凳,目光落在纸上。




 




青年拿过纸张看了几眼,坐在琴前慢慢弹出旋律。




 




少年捂着嘴眼眶发红,憋了一头热汗。




 




看着熟悉的字迹,青年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把这首暧昧的情歌完整的演奏了一遍。




 




“赐给这危难最恰好的施舍?”




 




少年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没想到兄长竟然念了出来。




 




“小麻雀.......。”青年微微叹气,将谱子折好收在怀里,转身下楼。




 




少年连滚带爬的从柜子中出来,大口呼吸,坐在地上嗅着空气中隐约的木香。




 











第二日的清晨与过往的无数清晨并没什么区别,少年早早的钻进琴房读谱打扫,等着兄长的到来。




 




青年一如既往地坐在琴前弹奏,却引的少年愣在原地。




 




青年不停地在弹少年写的曲子,只不过在青涩的原曲上做了改动,变得成熟完美。




 




少年有些难为情的不再看兄长,也不愿捕捉琴声中难以掩饰的愉悦。




 




“如何?”弹完几遍后青年破天荒地开口。




 




“.......”少年抿嘴,磨蹭着走过去塞了一张纸条在青年掌心。




 




青年打开纸条,发现上面只有一个用笔画出的心形。




 




瞥了一眼已经红到耳根的少年,青年重新将手放在琴键上,仔细又弹了一遍。








少年今日经受了太大的刺激,脑子一片混乱,也不知是震惊自己就这样透露心事,还是震惊于自己发现兄长的示意。




 




“霍珏,过来。”大少爷开口叫醒陷入自我的少年。




 




颤颤巍巍的坐在对方旁边,霍珏无法思考。




 




直到对方抓住手十指相扣,霍珏猛的惊醒,生出一股莫名的勇气,扣着青年手指力度更大。




 




“少爷......。”霍珏开口,却不知道要解释什么。




 




“叫我的名字。”青年慢慢凑近,闻到少年身上清新的皂角味。




 




“霍瑜。”少年颤抖着念出两个字,感觉自己的嘴唇在和兄长的双唇摩擦,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慢慢变成顺理成章的亲吻。




 




“嗯。”  


 


霍瑜慢慢搂住怀里单薄的少年,露出满足的神情。


 


自己的小麻雀终于自投罗网,心甘情愿的撞在怀中。




   




-Fin-




  




P.S. 这篇文是霍尊《恰好》mv衍生出来的脑洞脆皮鸭。推荐大家去看看原汁原味的双生子禁断,本人笔力有限,并不能表达其中意境的百分之一。
















 



今天和老男人的日常!

前几天的懒得发了嘿嘿
改天补上

《针对Alpha的omega(发)日(情)常(期)关护手册》

Look at him!!

关三儿:



1. 不要太过大A主义,请记得帮助ta算好发情周期。

2. 随时关注omega的情绪变化,当ta开始不自觉的粘着你的时候,记得给ta充足的关心。

3. 准备好食物和水,必要的药膏和玩具一定要摆在例如地毯下,沙发垫夹层,或者床头柜里,方便随时取用。

4. 满足ta在发情期一切要求,包括粗暴的性爱和强势的信息素刺激。

5. 在短暂的间歇期尽量补充体力,当ta呼唤你的时候快速出现在ta身边,记住,此时的ta需要无时无刻不在你的注视和掌控之下。

6. 适当的荤话可以增加情趣,但是请你不要当真,所有的支配都应在ta默许的范围之中。

7. 怀孕与否这件事是你和omega共同的决定,若有分歧请你管住老二不要内射生殖腔。

8. 不要心存侥幸,这是在对你自己和ta负责。

9. 如果ta在清醒状态强烈要求,请毫不犹豫的狠狠标记ta。

10. 热潮褪去时不要着急抽身离开,陪陪你的omega满足依恋的需要。

11. 事后负责清洗一切被搞脏的地方,包括你的伴侣。